魏雁雁雁雁

这儿魏雁☆

国动爱好者
凹凸/勇漫/开封奇谈/魔角侦探

瓶邪/荼岩/叶蓝/瑞金/齐霍

音演爱好者/声控
阿杰迷妹一枚

FGO非酋御主
天草四郎时贞/杰基尔

白起夫人

【自娱自乐】关于娜利舍的二三事(1)

大概会有后续?

————————————————

娜利舍并不是大众认知中的神使,她的状态更像是一个拥有神性的普通人。她不是什么纯洁无垢的人,相反地,她充满了动荡不安。

她来自于底层,是所有苦难最后的幸存者。她不相信所谓的“努力与奋斗就可以取得胜利和财富”的论调,因为她自己就遭受过来自于各个方向所带来的挤压和排斥。父亲因为贫穷而死亡,她又在神的指引下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她见识过一切上层者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至于神选择她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娜利舍身上的不确定性与可能性。

这个国家的神,性格更加古怪。一切都随便设定、选择,对于这位神而言,这个国家是一个愚蠢的组织,他选择的神使,也无非是让组织更快地瓦解崩塌的一个手段。但他从娜利舍身上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从这个外表无害、内心狠毒的人类身上,他看到了一种与自己相仿的东西——那大约是神明长久以来一直抛弃的、但又隐隐约约留存着的信念,即破开一切困苦的善。

——————————————————————
关于神明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国家又是什么样子的,其实都处在一个懵逼的状态。
而且其实和之前的设定比起来有一些冲突和矛盾,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圆…唔。
娜利舍还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姑娘!
虽然当年是想写一个百合小短文,大概是召唤师和恶魔谈恋爱的故事,结果搞着搞着,娜利舍从恶魔变成了一个……神使。真是造化弄人啊。(´∀`*)

【自娱自乐】娜利舍人设

这是一个政教双权滴王国!xx

————————————————

姓名:娜利舍

性别:女

年龄:18岁(20岁成年)

职业:通灵者/神使

出生地:塔别克斯

现居地:首都(??)神庙职员宿舍

能力相关:

作为神使拥有极其优秀的通灵能力,能与神明沟通,信物是手上的青玉手链,在通过某种(我也不知道的)方式,以手链为媒介,来对未来进行占卜。但与历任以智慧著称但神使不同,娜利舍在被神庙发现后,挖掘出了使用武力的潜力,完全不需要护卫(?)

性格:

过分活泼,对于神庙之外的普通生活丝毫不怀念,这与她早期的经历有关(之后详述)。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国家蛰伏多年缺不愿意通过战争手段来获得大陆更多的权威,是少见的支持主战派的神使。讨厌背叛,认为周围的人都必须忠于自己,但其实没有相应的管理手段,于是在人际交往上反而是无师自通的“粉切黑”。

经历:

萨马莎历1437年  出生于最为落后的塔别克斯,父母都是普通百姓,但据说娜利舍出生时天空伴有神迹,具体情况已经无法核查。

萨马莎历1447年  被神庙发现于木木里,此时她正在遭受着贫困与饥饿的折磨,父亲已经于1443年去世,而母亲也感染疾病。在神庙的指引下,娜利舍接受了“神的恩典”,预见到了未来,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自此,成为了新一任的神使。

————————————————

逻辑混乱,很多东西没讲明白……就先这样吧orz

整个大陆的设定,我觉得能写一年qwq

【碎碎念】

我对于同人的理解大概是,作者编织出一个故事,让两个人一点点地从陌生走向熟悉,了解对方,乃至喜欢上对方。

我也很喜欢看各种不同的太太用他们各自的文风,描绘一个动人的故事。

【日常碎碎念】

#碎碎念。
#全职动画。

看到了全职最新的花絮片段,给人的感觉整体还行,但我还是不知道哪个公司做第二季。大概是彩色铅笔动画…蒙逼。

片段表现的是全明星赛,整体给我感觉还是可以的。但比较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一叶之秋的脸变成了孙翔的脸,头发也变成黄的了or真的是一孙之翔啊喂。

打斗画面做的也可以,但是现在官方也没有提供高清的片段,网上流传版本的清晰度有点影响人观看。

关于彩色铅笔动画这家公司,我只知道他们出了开封奇谈,但是搞笑动漫也没什么参考价值…随缘吧。

其实对于全职第二季没什么大期待,毕竟阅文之前也说了类似于“动画是为了真人剧造势”之类的话,能不毁就谢天谢地了,别想着能超过视美多少。
但要是真的能超过那也很好啊_(:з」∠)_

心怀梦想地期待一下。

那些三花今天在说什么?


在没有体力肝游戏的时候干脆来戳戳三花吧!

金刚降魔杵:要不要来密宗佛教啊?我们这个教很好的。
——来来来!我这就来。

那迦:天竺很好的,圣水很好的,我有点想天竺的,你要不要吃咖喱的?
——吃吃吃!你来一起吃啊!!

龙骨寒星:好困啊。不想动。好困啊。不想动。
——好的好的。你说什么是什么。我们一起困觉吧小可爱。

分水峨眉刺:啥啥啥?吃的!哎哟我不是小孩子了。哎哟你别挠痒痒。
——哎哟你居然没有呼唤小虎,很好很好。

洛阳扇:别弄脏本公子的头发,别弄脏本公子的牡丹,虽然看不懂中文但本公子觉得“国色天香”四个字是在夸本公子棒。
——小公子你闭嘴,信不信我把你扔在中原不送你回去了。

密宗金轮:你这个庶民,没有我好看,没有我高贵,你有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们密宗很厉害的?
——你快和洛阳扇一起闭嘴!你才是庶民!你信不信我以后不会心怀崇敬地偷看你了??

——————END

忍住不打洛阳扇和密宗金轮。谁叫他们好看呢(눈_눈)

【齐霍】拥抱

▪这儿魏雁。
▪前提大概是两个人一直处于模糊暧昧的状态。
▪私设齐乐天成年,身高180
▪霍星机器人设定,私设身高178
▪OOC有。
▪如果接受请继续下滑。

霍星从背后抱住齐乐天,惹得对方一阵茫然。

“喂喂喂!你突然抱住我干什么!”

果然是个咋咋呼呼的白痴。霍星这样想着。但他没有多说,只是把下巴抵在对方的肩头,隐约觉得自己的CPU转速加快。

“……我靠,霍星你今天没病吧?”虽然这样说着,但齐乐天仍旧没有从对方的怀抱里挣脱开来,反倒是任由他抱着。

“让我抱一会儿。”霍星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这不是你们人类表达感情的方式么?”

霍星冷静沉稳的电子音传入齐乐天耳中,他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但齐乐天向来不会在打嘴炮上吃亏,于是想也没想,便是一句:“你居然也会说这种话啊——真意外。”

然后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

“……你什么意思。”

冷冷的声音突然炸开寂静,让齐乐天瞬间怂了下来。

“咳咳……”他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只觉得好像被人戳破了什么窗户纸。他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干笑两声,转换话题。

“霍星你打算抱到什么时候啊。”

对方听见以后,罕见地愣了两秒,松开了手,退后两步,转身准备离开。

“喂!霍星你走什么啊。”

“回家。”

“你打算用飞行器飞回去啊?”

“……”算是默认了。

“我说你这个智能机器人能不能与时俱进,多升升级啊?”齐乐天追上霍星的步子,一把勾住他,惹得对方一阵踉跄。

“我的系统自行判断后,发现已经升级到最新版本。不存在你所说的问题。”

“哎呀,总之,今天一起回去吧。挤挤地铁呗?”

“……好。”

END

谢谢观看。

荼岩记梗。

偷偷跑一个个人设定。
很久以前写的,无奈没有文笔,希望能有太太满足一下(ntm
总之,大家随便看看orz
这儿魏雁,只有脑洞,没有文力T_T

【荼岩个人设定】
来自《〈宽容〉序言》的设定

▪关于全文:
本身房龙自己是在宗教的背景下讲述关于“不宽容”的故事,以此来使人们意识到“宽容”是必要的。

▪关于宗教:
宗教本身是在启迪人的心智的同时,给你一个框架,继而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本身就意味着一定的局限和不足。当宗教的教义固定不变,而时代不断进步,于是双方开始脱节。此外,对于教义不同理解,使得宗教内部的思想有了不同的意见。
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者,对于上一代人的看法和对于教义的个人理解,使得原本的说法偏离了既定轨道,并因为时间的几何式增长而朝着完全不同的地方行进。

▪关于轮回:
由于人类自身认识的局限,使得人对于一个事物的判断仅能凭着自己现有的知识来评判。
其实人难以肯定“自己的现有认知是正确”是否无误,而矛盾点在于,人大多不能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习惯以自己的认知为基准,武断地判断事物的正确或者错误。

▪安岩:
无知山谷的年轻祭司。被长老们认为是“天定之子”(实则认为安岩年幼无知,容易控制),便继承了祭司的位置,成为了山谷中人们的精神寄托。
有强烈的好奇心。对于宗教的律法并不相信, 坚持认为外面有更加精彩的世界。
在多次参与宗教讨论并翻阅过前任祭司的笔记之后,意识到了宗教本身的问题,欲与长老会抗衡,将人们带出山谷,但由于自身力量有限而失败。
后碰见“漫游者”神荼,不顾长老的压力,偷偷放走神荼。最后与神荼一起离开山谷。

▪神荼父母:
秦家主持,分别是之前两任祭司, 本应该是宗教最忠诚的支持者,但发现了山谷中所谓宗教的真正阴谋(长老会想借祭司的权威控制整个山谷里的人),被长老会打压,以“失去神性”为由内部撤职(对外说法见之后内容)。
两人先后逃出无知山谷,追寻外面的世界。 下落不明。但长老会声称,两人受到上苍感召失踪,化身为神明保佑山谷一草一木。

▪神荼:
漫游者。原本也是山谷里的人,受父母影响,隐约了解到了外界的世界,要逃离山谷。却被宗教里的武士发现,欲带回审判。
侥幸趁乱出逃后,花了半年的时间找到了离开的正确路线(具体经历我也不知道),并留下了路标。之后在山谷外遇到了师傅,获得了一把“惊蛰”。

【荼岩】记梗

1.勇漫全员台球球手设定。
THA酒吧的表演赛选手安岩,职业赛选手神荼。(←什么鬼)

2.
荼岩某天晚上轧马路,看到广场舞的大妈大爷们放起了节奏悠柔的圆舞曲,两两成对在圆形的广场中间按着节拍起舞。安岩是会对这种东西好奇的人,就拉着神荼一起去看。
安岩和神荼站在人群的外圈。由于两个人都太过于帅气,被几位练舞的大妈看见,上前套近乎。
两个人莫名其妙地被教了一支舞曲,干脆就在音乐又一遍播放的时候,滑入舞池,用蹩脚的舞技互相牵引着。天色早就变暗了,广场上方的彩灯还在不知疲倦地闪烁着,给这个奇妙的舞厅、给这对蹩脚的舞者打下光来。

说的好!(。・ω・。)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