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雁雁雁雁

这儿魏雁。
微博@阿零不吃鱼。

【自娱自乐】关于塔别克斯

塔别克斯,整个国家最贫穷的地方,是一个总有着许多矛盾和争端的地区。

很久之前,曾经有神曾经降临于此,为这个地方带来了财富和幸福,但也仅仅是曾经,贫富与等级地位的差距带来了巨大的社会断裂——底层平民无法相信所谓的“神迹”究竟有什么作用,没有人获得过哪怕一点点的、来自神的馈赠,生活还是没有差别;但对于神庙与王族而言,则不相同,他们从那个神那里获得了甜头,寿命、财富、权力……所有的东西都更甚从前。

平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想要通过推翻统治来改变自己永远无法改变的命运。

平民:“我不知道你口中的‘神’到底是什么,他给你们带来了幸福没错,但却永远不曾光临贫民区。我听从你们的要求,向神跪拜,却什么都没有改变。祭品、诚心,甚至是我的全部,都在你们的要求下献给了神!!!最后,我换来了什么?……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他怎么会不知道我的痛苦呢?”

王族:“我们要宣扬神的存在,让所有人都相信我们的统治是合乎道理的天意,大众的拥戴,才能使我们获得更多、更多的权力。”

神庙:“我们要给那些愚蠢的平民些许甜头,他们会发现神的伟大,这个时候,我们就成了神的沟通者。至于愚蠢的王族,他们也不过是我们手里的棋子,所谓‘神明’也是。”

他们最终用暴力镇压了叛乱,将所有叛乱者、知情者处死,又重新调集了一群人在塔别克斯生活,并以“神迹与死地”称呼塔别克斯。

至此,塔别克斯彻底衰落。

——————————————

悄悄地混更w

【魏雁的碎碎念】空降 1.2期心得

简单记录一下关于《空降热搜》广播剧的感想。写完发现基本就是吹捧(。)

先说一个彩蛋惊喜。也不知道剧组是怎么想到让江明洋来念开场白的,最开始听的时候先是没有太在意,然后又觉得不太对,回过神才发现原来是楚哥来串场了。

编剧没有完全按照原著剧情,删减了一些对于整部剧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的剧情,这点其实还挺好的。
但对于删减了张北辰和冉霖在录音棚的那段,我现在稍微有点纠结,特别想知道张北辰这条线要怎么进行,感觉一下子说“一见钟情”什么的,会有点突兀的感觉。
但相对的,录音棚到节目录制现场那段的转换非常自然,我超级喜欢!!刘弯弯让冉霖签名的时候,冉霖在心里念to签内容的设计,很可爱。(其实还挺常见的?)“我爱陆以尧——冉霖”,是非常合情合理的真情告白。

还有一个转场特别可爱!就是国民男神漂流记录制第一期过程中,为了体现五个人之间的“尴尬”,在每次冷场尴尬的时候用类似于打板的声音切换。不过说真的,如果真的有这种沙雕综艺节目,我看完第一期肯定不想看第二期,真的太尴尬了!xx

我最最喜欢的是第一季第二集陆以尧和冉霖抢徽章那段。小蛇老师是真的撩到我了。那句“没说不能用抢的对吧?”真的太可爱了。几乎可以想象到,带着点小得意的陆以尧拿着徽章一副钻空子得逞的表情。钱文青老师的反应也超棒,从对于情况的摸不着头脑,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于是非常生气。这段对手戏真的很棒很棒!后面因为争夺而摔倒在一起(虽然这段剧情真的超级俗套xx),逐渐平息下来的喘息和那个一瞬间响起的心跳声,打乱了原本争夺的热烈,两个人一下子都非常尴尬,然后冉霖说“你能不能起开”的时候,陆老师的后知后觉——是直男本人了陆老师!

但其实娱乐圈啊、表演啊这一类的小说改编广播剧其实挺有难度的,它对于cv们的要求,对于剧本设计,对于后期剪辑等等的要求都会比较高。比如说陆以尧表面飙演技、实则隔空骂冉霖那段,有一丢丢尬,可能是当时我自己也没有认真听,就有“嗯?为什么这个情绪突然出来了”的感觉(……现在想想,我觉得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qwq)。
还有比如说,顾杰最开始那个“五色理论”,说的时候,总让我觉得有哪里怪怪的……就感觉顾杰一身正气,刚正不阿,无法撼动的感觉(??)

之后演《染火》等电视剧电影的桥段,不知道编剧会怎么写,不知道音效会怎么做,我好期待啊。哭泣。

我始终在纠结,林琦和木子两个人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木子是最初的追求者,是她先打破两个人之间的“一|夜|情”关系,更多地转变为朋友,或者说是“炮|友”——但其实两个人在打破关系之后、挑明情感之前,并没有再上床过。木子对林琦的态度,是一种好奇,一种微妙的靠近。木子主导着这段情感,这并不是她有意为之,而是因为林琦反复地后退、沉默,让木子不得不更多地向林琦“施压”,“逼迫”林琦说出自己的想法。

林琦——我觉得林琦是我自己非常消极、非常“丧”的一面,她所展现出来的退缩和不解释,也是我会表现出来的情感和反应。但这并不是说林琦的退缩直接造成了这段情感的崩溃,所有这些都是一种应激反应(?)林琦更加喜欢木子,比木子喜欢林琦自己要再多一点。我没办法解释这种“闷骚”的心理活动,反正就是这样的!!


谁会不喜欢周棋洛呢。

【恋与/周棋洛】我的幸运

#深夜激情短打。
#我和周棋洛🔒了。



“还是……想我啦?”
他的语气里带着点狡黠的,但也有掩饰不住地欣喜。就好像是知道你特地过来探班,其实就是想他了,那些带来的礼物也不过是一个理由、一个借口。

你笑他,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孩子幼稚。他听了便不乐意了,气鼓鼓地反驳:“我这是善解人意!”
这是哪门子的善解人意,你被他这番话弄得哭笑不得,便干脆顺着他的意思说:“是是是,周棋洛是世界上最最帅气、最最善解人意的人!”

“阿薯你漏了一点哦,我还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为什么?”

“因为——我遇见了你呀。”周棋洛伸手点点你的鼻子,认真地说,“你是我的最大的幸运。”

【沙雕百合】不对等世界(4)

我流百合,我流恋爱。

就是自己的两个状态谈恋爱的感觉(?)

我 爱 我 自 己

——————————————————————

——我不知道怎么去回忆那天我和你的相遇。疯狂吗?还是另外一种命中注定?我非常喜欢你,即便我面对未来都只有无措和退却,有你在的话……大概没有问题。这种矫情的文字简直不像是我写出来的,毕竟我一直被前辈说作品不管怎么样都不近人情。

林琦把自己的手稿递过去,挠了挠头,半天想不出怎么开口,一时显得像是一个傻乎乎的小年轻。

“总之……就是很久之前写的东西,它、它比较…青涩,是我和木子确定关系的时候,我写的。”

 

确定关系,是在爆出整件事情的三个月之后,在这三个月里,有更多吸引人的娱乐八卦爆了出来,也渐渐地没什么人记得三个月前那轰动一时的同|性|恋事件了。但木子对于林琦的“骚扰”并没有结束,反而有些愈演愈烈。如果林琦是一个非常直接而干脆的人,那么一切都会很早地被扼杀在摇篮里,但显然林琦不是,她把那些说出来就会使得自己形象崩坏的话全部咽进肚子,以沉默来表达自己的抗议。

“您不应该来我家,这是私闯民宅!”、“您不顾及一下自己的形象吗?……好像还挺可爱的。”、“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聊的?身份地位都不一样啊。”、“您对于‘蹭饭’的理解也太超出常人了吧?……下次不能再买这个了,混蛋居然还嫌弃我做的饭?”、“天啊她还要请我去探班吗,妈的我明天居然没有事情可以用来推脱吗?……真麻烦,去一下吧。唔,需要带点什么去吗?”——所有这些内容都止步于林琦的嗓子眼,然后就被狠狠地踹回了自己的发源地。微妙的是,在不知不觉间,林琦也习惯了有一个人胁迫助理瞒着经纪人来自己家里骗吃骗喝。

事实上,木子作为一个三线演员并没有清闲到在家里扣脚,该刷脸刷大众认知的时候,接剧接代言接访谈接综艺,还是会让她累得瘫在家里。更何况,一波热搜讨论,让木子被更多的年轻人知道了,他们出于好奇去看了木子以前的作品,惊讶地发现这个三线演员对待自己的演艺工作,并没有想象中的敷衍,反而还异常地认真。

于是,经纪公司的助力、热搜的推广、各路的宣传安利,天时地利人和,让木子变成了更具带货能力的明星,各个厂家轮番出马,想要从这个新晋流量身上捞出更多利益。

这天吃完饭,林琦少见地拉着木子在椅子上坐定,和她谈起这件事。语气犹豫不决,好像说这话要浪费她多大的精力。

“你现在这样,算不算火了啊……”

“……大概算?”

木子歪头想了想,缓慢地点点头。她对于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概念,毕竟这一切都是经纪公司需要考虑的事嘛。

林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应了一声:“哦……”

“嗯……你是不是想要问什么啊?我帮你问齐哥?”齐哥是木子的经纪人。

“不用不用!!!”林琦赶忙摆手拒绝,“我就是好奇随口一问,没别的意思。”

【这里应该还有一段才结束,但是我太困了,先溜了,权当存档?】

——————————————————————————

我对于娱乐圈啥的其实完全没概念,就xjb写写。

我流娱乐圈(??)

一千字不到就存档我真是厉害啊。

【沙雕百合】不对等世界(1)-(3)

是自己原创瞎写的百合。打算明年cp展的时候印点当无料发发。也不指望有人看,自娱自乐吧。

是苦逼小明星x更惨的十八线编剧

      会咕咕咕的  

——————————————————————————————

(1)

林琦不太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遇见木子的。

她无意识地眯了眯眼,整个人往后一瘫,木质摇椅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女人右手夹着的细长女烟一亮一暗,烟雾晃晃悠悠地盘旋、上升,像是女郎舒展四肢。

她盯着那烟雾,半天没有说话,像是要在紫色的烟雾中找些什么。

——大概是……某次杀青宴吧。

她的眼中流露出一种怀念又好笑的神情。

“那次就像……像是一个三流小说的开头,你明白吗?还是黄色暴力的那种。”

林琦端正了坐姿。笑容冲淡了她身上的颓唐,才得以窥见这个女人最最原本的样子。

 

(2)

那是《暮光之恋》的杀青宴。

这是林琦少数几次混进的“高档剧组”,虽然这部剧最终也没变成爆款,但对于林琦而言,能吃上这么一顿光鲜亮丽(但吃不饱)的杀青宴,大约也算是一种幸运——如果不算上她和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打扮的话。

“我那个时候就是一个穷编剧,十八线没人权,能有一个剧组跟跟就很好啦,天天改傻逼剧本,到头来编剧那一行也不会写上我的名字。没名气,赚钱少。哪像别人啊,就是穿件‘普通’衬衫,也是几千上万的好牌子。……抱歉,下意识的行为。”

就好像是被什么人提醒了,她一下子收敛起脸上的嘲弄,改口道:“……其实已经比早些时候好很多了,虽然我还是一个十八线的穷编剧,但至少有人知道我了。唔,当然知道我的原因不太光彩。”

这样说的时候,林琦显得不太自然。

 

(3)

确实不太光彩。

虽然说一个没名气的编剧和一个没什么名气的演员突然搞在一起也没什么,但两个性别女的“公众人物”突然被爆出来疑似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再加上社会舆论对于“同|性|恋”、“出柜”之类的话题仍旧一惊一乍,这让这件事上热搜变得理所当然起来。毕竟谁也不知道广大网民在这类问题上会不会突然产生分歧。

“哎呀当时我也没想到嘛,本来以为自己这种小演员也不会有人关注的。你不要听林琦她瞎说,她那天穿的……挺可爱的,虽然说是烂大街的款式,但她整个人散发着——‘不要和我说话我就是来吃够本回去的’——这样的感觉。”

木子没有半点大明星的架子,和当年那个不温不火、不红也没人黑的三线演员没什么分别。

“但你知道的,林琦这个人总是喜欢说‘自己很差’、‘不可能被别人知道’啊,这种话。我一开始不知道她是这种性格的人,知道了之后也挺生气的……毕竟我觉得她不应该是这样的状态嘛,虽然现在想想觉得自己这么做挺蠢的,但当时真的非常不开心。所以网上爆出我们两个的关系的时候,我还开玩笑和她说——‘你看,你不是被别人知道了嘛?’当然,是被暴打了。”

【自娱自乐】关于娜利舍的二三事(1)

大概会有后续?

————————————————

娜利舍并不是大众认知中的神使,她的状态更像是一个拥有神性的普通人。她不是什么纯洁无垢的人,相反地,她充满了动荡不安。

她来自于底层,是所有苦难最后的幸存者。她不相信所谓的“努力与奋斗就可以取得胜利和财富”的论调,因为她自己就遭受过来自于各个方向所带来的挤压和排斥。父亲因为贫穷而死亡,她又在神的指引下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她见识过一切上层者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至于神选择她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娜利舍身上的不确定性与可能性。

这个国家的神,性格更加古怪。一切都随便设定、选择,对于这位神而言,这个国家是一个愚蠢的组织,他选择的神使,也无非是让组织更快地瓦解崩塌的一个手段。但他从娜利舍身上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从这个外表无害、内心狠毒的人类身上,他看到了一种与自己相仿的东西——那大约是神明长久以来一直抛弃的、但又隐隐约约留存着的信念,即破开一切困苦的善。

——————————————————————
关于神明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国家又是什么样子的,其实都处在一个懵逼的状态。
而且其实和之前的设定比起来有一些冲突和矛盾,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圆…唔。
娜利舍还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姑娘!
虽然当年是想写一个百合小短文,大概是召唤师和恶魔谈恋爱的故事,结果搞着搞着,娜利舍从恶魔变成了一个……神使。真是造化弄人啊。(´∀`*)

【自娱自乐】娜利舍人设

这是一个政教双权滴王国!xx

————————————————

姓名:娜利舍

性别:女

年龄:18岁(20岁成年)

职业:通灵者/神使

出生地:塔别克斯

现居地:首都(??)神庙职员宿舍

能力相关:

作为神使拥有极其优秀的通灵能力,能与神明沟通,信物是手上的青玉手链,在通过某种(我也不知道的)方式,以手链为媒介,来对未来进行占卜。但与历任以智慧著称但神使不同,娜利舍在被神庙发现后,挖掘出了使用武力的潜力,完全不需要护卫(?)

性格:

过分活泼,对于神庙之外的普通生活丝毫不怀念,这与她早期的经历有关(之后详述)。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国家蛰伏多年缺不愿意通过战争手段来获得大陆更多的权威,是少见的支持主战派的神使。讨厌背叛,认为周围的人都必须忠于自己,但其实没有相应的管理手段,于是在人际交往上反而是无师自通的“粉切黑”。

经历:

萨马莎历1437年  出生于最为落后的塔别克斯,父母都是普通百姓,但据说娜利舍出生时天空伴有神迹,具体情况已经无法核查。

萨马莎历1447年  被神庙发现于木木里,此时她正在遭受着贫困与饥饿的折磨,父亲已经于1443年去世,而母亲也感染疾病。在神庙的指引下,娜利舍接受了“神的恩典”,预见到了未来,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自此,成为了新一任的神使。

————————————————

逻辑混乱,很多东西没讲明白……就先这样吧orz

整个大陆的设定,我觉得能写一年qwq

【碎碎念】

我对于同人的理解大概是,作者编织出一个故事,让两个人一点点地从陌生走向熟悉,了解对方,乃至喜欢上对方。

我也很喜欢看各种不同的太太用他们各自的文风,描绘一个动人的故事。